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希萌

我们一路同行

 
 
 

日志

 
 
 
 

【引用】一次心灵的放牧(原创)  

2012-05-31 22:18:27|  分类: 引用诗集格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梅若轻尘《一次心灵的放牧(原创)》

 

       喜欢在清晨和黄昏时分,随意走走,散漫地随心地,没有目的地的悠游自在。可是,

中年之后,这样的漫步就被快走取而代之了。

 

       漫步,更多地是一种休闲,一种对心灵的放牧。而快走,你只能跃马扬鞭,听耳边

飞掠的风声, 似乎周遭的一切都和自己无关,加速度,很容易就让我们丧失了对美好事

物的感知能力。试想一下,一个健步如飞的人,还左顾右盼保持着游离的眼神,对着一

花一木专注,对着飞鸟流云失神,那该是怎样一种滑稽的状态呢。

 

      其实,我是喜欢边走边看的人。这个黄昏,我终于忍不住想要给自己一次褒奖,为

我快走一年没有中断的坚持。

 

一次心灵的放牧(原创) - 梅若轻尘 - 听云轩     一次心灵的放牧(原创) - 梅若轻尘 - 听云轩       
         小花園里的石榴花
                                              

        慢下来的感觉如此美妙。没有目的地闲散,往往抵达的都是心向往之的地方,你身

不由己地被意念所牵引。你看,我又能看清楚那一树石榴花儿,那火辣辣的川湘妹子,

她柔美的长发在晚风里婆娑,她娇艳的绒花一朵朵簪在发间,她热情的红唇吐露着纯真。

遇见她,我的日子,突然就被点亮了,我的二十年前的旧时光,也被她的光芒照亮。是

的,她曾鲜活在一首质朴的诗行里:“月在天上/ 船在海上/ 他两只手捧住脸庞/ 躲在摆

舵的黑暗地方/ 他怕见星儿眨眼/ 海儿掀浪/ 引他想起海天相接的故乡/ 可他却看见/ 石榴

开得鲜艳的井旁/ 那人儿正架竹子/ 晾她的青布衣裳”从没有用心记过这首诗,可偏偏

就那么留在了脑海里,在我今天慢下来,仔细端详一树石榴花儿的时候,它宛如多年

故人,那么温暖那么纯真地,就来赴我们的永世盟约了。这一刻,我确信身边流逝的

时光,从未失去,它们,就在我在我放慢了我的脚步,回首驻足的此刻。

 

一次心灵的放牧(原创) - 梅若轻尘 - 听云轩            一次心灵的放牧(原创) - 梅若轻尘 - 听云轩       
                青瓦白牆之上的淩霄花                                   看啊,淩雲之態
 
       还有那白墙青瓦之上的凌霄,没开花儿的时候,你根本不会留意,以为她们就是爬

墙虎呢。可是你看,她们每一根藤蔓每一只手掌都保持着向上的姿势,似乎立马就触摸

到了湛蓝的天。她们恣意开在晚风里的笑颜,多么像被这些手掌托起的随意栖息的流霞。

一直以来,对藤蔓状植物有莫名地偏爱。是因为她们柔曼的触须?她们攀援的姿态?她

们凌空的花颜?都是,又不全是吧。原本所有的草木,都保持着向上之态,都拼劲全力

接近着光和暖。而藤蔓状的花木,以柔弱的触须努力攀援的情态,她们骨子里与生俱来

的傲然之气,总让人感慨这世间登临高处者,并非都是强势强权咄咄逼人者。从一粒花

籽钻出幼芽到贴近泥土以匍匐的姿势生长,直至最终花开凌霄,你不能不惊叹:越是看

似卑微柔弱的事物,体内越是蕴积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一次心灵的放牧(原创) - 梅若轻尘 - 听云轩            一次心灵的放牧(原创) - 梅若轻尘 - 听云轩

                    煙波之上的水墨丛林                                       本圖引自谢春修博客,致謝

 

       再看看那些扎根水里的树木,是杨树还是柳树呢?它们或直立或斜卧,在烟波之上,

随意行走出这么一处水墨丛林。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它们生长的地方,之前一

定是陆地吧?是在某个清明时节被扦插还是被一阵风一只鸟雀播撒的种子?我不知而今

的它们,立在多么深的河水里。这里,应该是汉水的支流吧,逶迤的汉水随意散开的小

小的支流,把这一排葱茏的树滋养得别有韵致。它们和龚自珍病梅馆里的梅,可是不同

的。没有任何人工标榜的技艺,毋须柔可绕指的枝蔓,旁逸斜出的情态。它们只需要绿

着,葱茏着,只需要散开它们的枝叶,随意地亭亭玉立在那里。它们的美,宛自天成。

水陆可栖,这一份王者的自由和不羁,是世间任何一株价值连城的盆景也无法匹敌的吧。

 

       还有我居住的院子,那高高的红墙。因为年前被凿开无数个花窗,我曾经试着遗忘

了它。可是今天,当我把目光投向它,我的心,仍然狠狠地疼了!是的,我们总是有选

择地在记忆或遗忘着什么。对于让我们心痛的事物,我们不觉就把它挤压在了记忆的最

底层。谁不是在渴望着完美的世界呢?对于改变不了的不美好,我们慢慢学会了漠视、

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习惯和麻木。难道不是吗?你看我,快走的日子

里,我几乎就看不见那庄严肃穆的红墙被开凿成花窗后不伦不类的滑稽模样了。我看不

见所有我曾心痛的事物,看不见所有我曾爱着恨着的事物。这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可是还好,今天,当我像从前一样,慢慢地经过它们,当我不再像一个旁观者那样目中

无物地加速度。我又感受到我的心,像当初那样,狠狠地疼了。

 

      还好,我还能拥有被不美好刺痛的能力,还能为美好的事物热泪盈眶。这样想着,

我只觉得我的心,重新被安置在了水草丰美的地方,有清风,有雨露,有阳光。而我,

在花香的五月,又一次流雲一樣,放牧了它。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